市域是社会治理的中枢神经。市域社会治理的水平和成效,事关国家长治久安、社会和谐稳定和人民安居乐业。甘肃省庆阳市以省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为契机,立足实际,超前谋划,积极探索,主动作为,着力处理好“四个关系”,破解市域社会治理难题,不断提升全市社会治理的系统化、社会化、精细化、法治化、智能化水平。

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覆盖市、县(区)、乡镇(街道)三个行政层级和村级(社区)治理单元,涉及宏观统筹协调、中观推进落实、微观精细管理的治理目标,需要“上”“下”贯通、四级同步、层层推进。庆阳市在市级层面,将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作为党委政府“一把手”工程,列入市委常委会工作要点、政府工作重要内容,放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谋划推进。在县(区)级层面,党政主导高位推动,政法委担当“施工队”负责落实,聚焦社会治理难题,确定突破口和着力点,每个县(区)每年确定几件大事实事,与经济工作同部署、同推进、同督促、同考核、同奖惩,构建起了权责清晰、奖惩分明、分工负责、齐抓共管的社会治理链条。在乡镇(街道)层面,推动编制部门批复设立了乡镇(街道)综治中心,探索多中心合一运行模式,为全市乡镇(街道)全部配齐党委政法委员,实现乡镇交警中队全覆盖,做到有机构理事、有人干事、有场所办事。在村(社区)层面,突出居民主体地位,引导群众积极参与,划分设置网格9533个,配备网格员9766名,聘任治安户长10267名,将社会治理触角延伸至基层最末端。

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是一项涵盖广泛、内容庞杂的系统工程,既需要从大处着眼做好制度设计,又需要从小处入手做到落实落细。庆阳市一方面注重把好“大方向”,紧盯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这一总目标,研究制定了《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实施方案》,全面系统谋划,设定治理目标,规划实现路径,细化任务分工,构建起了市域社会治理的“四梁八柱”。另一方面注重做精“小文章”,鼓励基层创新实践,以“微治理”牵动“大平安”。

宁县依托“雪亮工程”实施了农村技防“心灯工程”,通过在农村公共区域和农户家庭建立监控系统,打造县、乡、村、户四级贯通的公共安全防控体系;成立了由公安机关牵头、民政部门注册的公益性群防群治志愿者组织“义警协会”,为基层公安机关日常运转和警务活动提供帮助。环县探索推行“人民调解进法院”工作新模式,设立“环县司法局驻环县人民法院人民调解工作室”,大大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矛盾。合水县依托与华为联手打造的“智慧合水”平台,推动社会治理体系架构、运行机制、工作流程智能化再造,谋划打造的“三大平台”(时空地理信息平台、网格化服务管理平台、视频融合共享平台)将极大提升社会治理效能。西峰区将党支部建在网格上,依托“党建+信息化”的手段,一体推进政策宣讲、社区治理、民政救助和便民服务,着力打造邻里守望相助的熟人社区。

平安指数是评价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成效最基本的指标。平安建设要一手抓打击,努力解决群众最盼、最急、最忧的突出治安问题,一手抓防范,筑牢社会治安防控体系。庆阳市在“打”上毫不手软,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牵引,坚持问题导向,部署开展为期10个月的命案治理专项行动,持续深化“10+1(能源开发)”重点行业领域整治行动,严厉打击非法集资、高利放贷、电信诈骗、一房多卖等群众反映强烈的违法犯罪活动,从严整治占用消防通道、“七类车辆”违法上路等公共安全问题,严查涉疫、涉脱贫攻坚、涉生态环境违法犯罪问题,进一步净化社会治安环境。

在“防”上主动出击,加快构建“六位一体”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,“雪亮工程”重点公共区域、重点行业视频监控覆盖率和联网率达到100%,在市县(区)全部组建了专业应急处突队伍,创新推行定点执勤与动中备勤相结合的巡防模式,全面加强重点行业、重点区域、重点人员、重点物品治安防范,全天候、无盲区的治安防控网络初步形成。将社会治理工作关口前移,部署开展“排风险守底线保稳定促发展”十大专项整治行动,聚焦安全生产、市场秩序、行政执法、脱贫攻坚等重点领域堵漏洞、补短板,紧盯房地产、涉众金融、婚姻情感等热点领域开展矛盾纠纷滚动排查化解,不断创新发展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和“马锡五审判方式”,探索形成民情日记、调解十法、全员调解、阳光调解、信访事项第三方评议等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,实现了“哪里有矛盾纠纷哪里就有调解”。靠实行业主管部门平安建设主体责任,全方位开展“平安医院”“平安校园”“平安市场”等行业系统平安创建活动,激活社会治理细胞。

市域社会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增强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。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,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将民生建设与社会治理相融合,做到政民互动、相辅相成。

庆阳市一方面坚持“民有所呼、政有所应”,开通了集政务咨询、民生诉求、政民互动、效能监察为一体的“12345”市长热线;推动政务服务中心服务升级,在做好线下“一窗受理、集成服务”的基础上,搭建在线政务服务平台,实现了高频事项“最多跑一次”“一网通办”。另一方面汇集民智、依靠民力,在村级成立红白理事会、“正气银行”,修订村规民约,开展“星级文明户”评选,大力破除高价彩礼、封建迷信、薄养厚葬、大操大办、铺张浪费等陈规陋习。坚持开门搞社会治理,广泛征求“两代表一委员”的意见建议,动员工青妇、工商联等群团组织积极参与,充分发挥治安户长、义警、网格员、平安志愿者等群防群治力量作用,民事民议、民事民办、民事民管的社会治理格局基本形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