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你躲在空调房里,啃着西瓜,吹着空调,刷着综艺享受夏日清凉时,他们正在烈日下穿着大“棉袄”,背着几十公斤负重奔跑跳跃,大把挥洒汗水。

“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夏训最能锻炼消防员们的意志力、爆发力和综合能力。”杭州市消防救援支队作战训练处的消防员说。

清晨5点刚过,浦沿消防救援站里的起床铃响了。穿衣、叠被、洗漱……5分钟不到,20多名消防员齐刷刷在站前小广场集合。

“今天早上,我们训练3个科目,分别是百米障碍救助、15米金属拉梯和楼层火灾内攻,希望大家打起精神。”值班站长李亚光认真交代着早上的训练内容,并对一整天的工作进行了布置。

由于近期高温,出于对消防员们的保护,全市所有消防站都将上午的训练挪到了清晨。“5点多,天已经亮了,也相对比较凉快,大家训练也舒服一点。”李亚光说。

“解散。”李亚光一声号令,迅速解散的消防员们小跑到装备间,换上作训服,搬出装备,为一天的训练做起了准备。

清晨的气温20℃出头,但大家的额头、眼角、鼻尖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。迎着晨光,晶莹的汗珠在消防员们黝黑的脸上一闪一闪,似乎会发光。

擦一把汗,耸一耸肩,活动一下四肢。“准备好了!”一名消防员大声喊,训练随即开始。

早上的训练要持续进行2个半小时左右,中途休息时间很短,趁着训练科目切换时,消防员才能抓紧时间灌上几口水。

“快,快,再快点。”“把动作都做到位了。”……第一个训练科目是百米障碍救助,消防员需要翻过一个2米多高的障碍物,然后拎着两卷10公斤左右的消防水带或担架,跑过一段六七米的“独木桥”,再连接好水带,最后给12根救援绳索打上救援结。

“完成这个科目的及格线秒,我们平时要求大家要跑进70秒。没达标的要重做,直到达标为止。”浦沿站的副站长姜济浩说。

在训练场上,不时地能听见姜济浩和李亚光的吼声。消防员们说,他俩是站里出了名的“魔鬼”站长。“训练这事儿上,跟他俩是不可能讨价还价的。”

百米障碍救助科目中,一组消防员因为在翻越障碍时,卡了一下,导致整个科目完成时间,超出达标时间2秒。

“火场里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。”这句话,姜济浩常常挂在嘴边,他说,哪怕是现在训练成绩提高一秒,在火场里就有可能多救出一个人。

每次训练,浦沿消防站里的几位站长,除了对大家有着严苛的要求外,也会加入到实际训练中,与大家一同训练找不足。

在楼层火灾内攻中,姜济浩和六七名消防员一组,穿上30多公斤的装备,一口气冲上4层近20米高的训练楼内。训练中,姜济浩一边要与队友们配合,一边还要观察哪些队友动作做得到不到位。

太阳越爬越高,训练场的气温也开始飙升。此时,所有参加训练的消防员已是大汗淋漓。

上午8点,消防员们的早训暂告段落。脱下作训服,简单冲洗后,大家吃上了早餐。

早餐结束后,消防员们将投入到一天的备勤、执勤工作中去,一直到下午4点以后,还将有一场训练等待着他们。

消防员:我只用了八成功力。究竟消防员们的训练强度有多大?在消防员们结束训练后,新闻记者决定试一试。套上作战套靴,穿好作战服,戴好作战头盔……5分钟后穿戴完毕。

为了更贴近消防员们的训练状态,记者背上一个空气呼吸器。“这个有10公斤重,是我们进入火场的保命装备。”背上空气呼吸器的那一瞬间,记者内心是崩溃的:作战服本就密不透风,像一件大棉袄,已经让人闷得有点喘不过气了。再背上空气呼吸器,可想而知,全身很快开始冒汗,作战服里的短袖已经粘住了皮肤。

记者将穿戴好装备,拎上重达10公斤的消防水带,体验50米负重跑。“我们平时都是一口气跑200米的,但你估计吃不消。”

为了更直观地形成对比,大家安排消防员李科垠与记者一起跑。“我的训练成绩不是最好的,就保留两成功力跟你比吧。”

“预备开始!”姜济浩一声口令。李科垠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。就这个瞬间,记者已经落后了2个身位。

跑到终点,完全喘不出气,汗水从头顶一直流到嘴角,感觉马上就要中暑了。脱下作战服的瞬间,一股凉意袭来。原来,这就是消防员们口中“哪怕40℃的高温,脱下作战服就像进了空调间”的感觉。

记者只是简单体验了一次最最基本的训练,已经感觉要累瘫了。可想而知,消防员们,每天要在烈日下进行长达3、4小时的训练,或是要闯入六七十度的火灾现场救援,有多么不容易。

原标题:《今年最高温来袭,浙江局部气温直逼39℃!这群小伙却在“花式”挑战高温天……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